AG下载-AG娱乐下载

主页 > 军事 > > 正文

【国防军事】金代平州守将——张觉

2020-07-29 02:46
字号
放大
标准
分享

  张觉又作张珏,平州义丰(今滦县)人。辽朝进士,辽末官至辽兴军(治平州,今卢龙县城)节度副使。

  12世纪初期,辽、宋、金三国关系复杂而微妙,和战杂错,予取纷起。宋宣和元年(1119)春天,宋徽宗派遣马政等人自登州渡海至金,联络灭辽之事,随后金也派使者到宋,双方展开了秘密外交。宋宣和二年(1120),宋金商定,联合进攻辽国,金负责攻取辽中京大定府,宋负责攻取辽燕京析津府和西京大同府。灭辽后,燕云等地归宋,宋把过去每年给辽的岁币转给金国,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宋金“海上之盟”。但其后不久,宋徽宗得知辽已经获悉宋金盟约之事,担心遭到辽的报复,非常后悔,这时主议攻辽的蔡京退休,接着方腊叛于浙江,东南多事,宋徽宗对夹攻之议大为消极,便下令扣留金朝使者,迟迟不履行协议出兵攻辽,只笼统地回复金国:“所有汉地等事并如初议。俟闻举军,到西京的期,以凭夹攻”,双方交涉停顿。金太祖完颜阿骨打得金使之报,认为宋意绝好,遂自行攻辽。宋宣和四年(1122)正月,金破辽中京,三月入西京,辽天祚帝西奔,辽国败亡成为定局。在这种形势下,宋徽宗匆忙命童贯带领15万大军以巡边为名向燕京进发,打算坐收渔翁之利。但童贯所率人马一到燕京便遭到辽将耶律大石的袭击,大败而归。五月,童贯帅军到雄州,令都统制种师道等分道进兵。癸未,辽军于兰沟甸击败前军统制杨可世。丙戌,杨可世与辽将萧干战于白沟,又一次战败。丁亥,辛兴宗在范村也以战败告终。六月己丑,种师道退保雄州,辽人追击至城下。帝闻兵败甚惧,遂诏班师。但此时辽国据守燕京的燕王耶律淳因病去世,辽涿州知州郭药师归降宋朝,打开了通向燕京之路。徽宗见有机可乘,再命童贯、蔡攸出兵击辽,冬十月癸巳,刘延庆与郭药师等统兵出雄州。甲辰,师次涿州。己酉,郭药师与高世宣、杨可世等袭燕,(辽)萧干以兵入援,战于城中,药师等屡败,皆弃马缒城而出,死伤过半。甲寅,刘延庆自卢沟河烧营夜遁,众军遂溃。宋徽宗亲自部署的第二次攻燕之役又以惨败告终。

  在宋金先后攻打燕京之时,密迩燕京的平州陷于混乱,州民乘乱而起,攻杀辽国镇守平州的节度使萧谛里,张觉抚定百姓,百姓推举张觉管理一州事务。辽国燕王耶律淳死,张觉知辽必亡,遂按照全州户籍征集丁壮五万人,马千匹,加以训练,为将来的战事做准备。

  金太祖攻取燕京后,意图收取平州,寻访到平州人韩询,写下诏书,命其携之,到平州招降。此时,忠于辽国的奚王回离保(即萧干)占据卢能岭(今祖山),举兵抗金,时立爱虽接到金太祖的诏书,却没敢马上到燕京朝见金太祖,而是先派人到燕京表达愿意归降的意愿,并请求:“平州百姓愚钝固执,不能马上顺从归降,请下旨宣示优待恩抚平州官民,以平抚不愿归顺之人。”金太祖下诏:“朕亲自巡视辽朝境域,平定了整个燕云地区,号令所到之处,大小城镇无不归降。对于平州愿意投诚,我非常高兴。因此,特别优待你们:凡现在平州任职的大小官员,一律继续担任旧职,在监的犯人、被辽朝征发的服役百姓,一律释放回家。”但是,此时辽天祚帝尚在天德军(今内蒙古呼和浩特市东)抵抗金国,平州官民仍有拥辽意愿,时立爱虽宣布、解释金太祖的宽待之意,人们却不肯相信。时立爱无奈,再次上表金太祖:“请再下明白诏旨,派遣官员,分别深入城乡,开释德义。”金太祖看了时立爱的表章,对时立爱很满意,给他下诏说:“你从一开始就率领平州官民归附,又上表说明抚定平州的利害,悉合我意,我每每欣喜感叹,不能忘记。……现按照你的请求,派斡罗阿里等为你的辅佐,去安抚平州官民,你们要把我的恩意告诉平州官民,使他们了解、遵从。”

  金太祖天辅七年(1123)正月十一,时立爱率领合州官民正式投降金国。二月,时立爱弃职回乡。金太祖向辽国故臣康公弼询问张觉的为人、能力,康公弼说,张觉没什么能为=力,做不出什么大事,应该向他表示朝廷对他并无怀疑。于是,金国任命张觉为临海军(治营州,今昌黎)节度使,平州知州。当月,金国升平州为南京,以张觉为留守。

  但有人向金太祖报告张觉有叛金的意图。金太祖派遣朝臣刘彦宗、斜钵带着诏书到平州劝谕张觉。诏书的意思是:“平州现已升格为南京,给你做为节度使已升为留守,国家对你的恩德够丰厚了。有人说你和部分人暗中图谋反叛,你们何必在正当春耕农时相互扇动?这不是去危就安之计。希望你明白我的意思。”

  此时金国准备将原辽国丞相左企弓等人迁往辽东金国故土,出于对张觉的不信任,金太祖想派兵保护左企弓等过境平州,金将粘罕则想先派兵擒拿张觉。康公弼说:“这样反倒会促使张觉反叛。请让我先到平州观察观察情况。”康公弼来到平州,会见张觉。张觉说:“契丹八路都被金国占领,现在只有平州还没有金兵,我岂敢有不顺从金国的想法?之所以没有解散部队,只是为了防范回离保而已。”张觉还给康公弼送了厚礼,请他回返燕京,向粘罕等汇报自己的心意。康公弼回到燕京,向粘罕转达了张觉的话,取得了粘罕的信任,随之,金国升张觉官职为“同中书门下平章事”,即名誉上的宰相。

  四月,金国按照“海上之盟”的约定,将燕京让给宋朝,却将城中百姓全部赶出,与康公弼、左企弓等一起前往辽东。当康、左等人与迁移百姓经过平州,一些百姓找到张觉控诉:康公弼、左企弓等不能守卫燕京,导致百姓被金人驱离故土,流离道路。能够救民于水火的人,除了张公你还有谁?张觉召集原辽国属下商议怎么办,众人都说:“近来听闻天祚帝在松漠地区复兴,金国人之所以急急赶往山西,是怕辽国攻其后背。如果张公能仗大义,迎故主,兴复辽国,追究左企弓等人的罪过,诛杀左企弓等人,将燕京人放归故土,南(宋)朝没有不接纳我们的理由。如果金人来攻,我们内用营、平之兵,外借南朝之援,何所俱乎?”张觉又拜访原辽国翰林学士李石问计,李石也以大家的看法为然。

  计议已定,五月初三,张觉在平州城外栗树林中诛杀了康公弼、左企弓、虞仲文、曹勇义等人,举旗反金,不再以金太祖天辅年号纪年,恢复辽天祚帝“保大”年号,称这一年为保大三年,在州衙公事厅挂起辽天祚帝的画像,每有大事,必先向画像请示后才行动,还召集城乡有威望的老人,指着天祚帝的画像说:这不是你们过去的皇帝吗,岂可背离?女真是辽国的仇敌,我们又岂可顺从?我们要以死相约,誓保故国!接着劝谕大家:实在敌不过金国,就投归中国!平州人崇尚忠义,均如影随形,起来响应张觉的号召。

  于是,张觉把燕京百姓全部放归,任命曾任辽国望云县令的玉田人李瞻为副帅,派李石化名李安弼,带领原辽国三司使高党潜往燕京,拜见宋朝接收燕京的庆远军节度使、河北河东燕山府路宣抚使、知燕山府王安中,游说王安中:“平州自古就是形胜之地,地方数百里,带甲十余万,张觉文武全才,若为我大宋所用,必能成为屏障辅翼国家的重臣。如若不然,张觉西迎天祚帝,北纳回离保,就成了大宋的肘腋之患了。”王安中深深认可李石的观点,上奏朝廷,愿以性命担保接纳张觉可行,并让李石、高党到宋朝京城汴梁报告情况。宋徽宗得报,给王安中的副职詹度写亲笔信说:“本朝与金国通好,信誓甚重,岂可首先违约?金人近期之所以不立即讨伐张觉,是因为金兵大多在山西、陕西作战而张觉扼守榆关,一时难破。现在金军已经开往东方,如果有一天金军西来,攻打张觉,则平州撮尔数城,恐怕不易抵挡。为今之计,暂且秘密地向他表示拉拢足矣。”詹度接信,数次与张觉接触,诱导张觉投附宋朝。

  金国得知张觉叛金,派宗室将领完颜阇母率三千骑兵自锦州出发征讨平州。五月三十日,金太祖下诏劝谕平州官民,不可反叛。诏书说:“朕当初驻跸燕京,对尔等平州吏民率先降附非常高兴,所以升府治为南京,减徭役,薄赋税,宽恩厚德,几达极限,尔等何苦就做叛逆?现在欲进兵攻取,但时令正在农忙,不忍以张觉一名恶人而害及百姓。且辽国已全为我有,孤城自守,尔等到底想做什么?而今我只追究首恶,不责其余。希望尔等官民明白我意。”

  阇母率军进至润州(今河北抚宁县海阳镇),打退守军,追击至榆关(今抚宁县榆关镇榆关村),写了招降信,派抓到的俘虏送予张觉,张觉不从。六月初一,阇母在营州东北再败平州军。但闍母因为兵少,又正值酷热多雨,没有攻打营州城,只在城门写上有“今冬复来”的告示,退回海边驻军,在水草丰茂之地牧马休息,同时派部将仆虺、蒙刮率两个猛安的部队(猛安为金国军队编制,一猛安有兵数百至千人)驻守润州,以制约平州附近其他州县,断绝他们与平州的联系。

  六月,张觉派掌书记张钧、参谋军事到燕京张敦固遣书至宣抚使府,云:“金虏仗恃虎狼之强,强迫迁徙燕京富家巨室,只留空城以应付盟誓,意料大宋接受,亦非得已。燕京移民借道我所掌管之地,冤痛之声,充满道路。州人不忍心燕京百姓受苦,都说应该反抗贼人命令,以保存生灵,使他们回到父母之邦,且为大宋朝准备守卫燕京的力量。现在我已尽打发燕京百姓回返,谨令掌书记张钧、参谋军事张敦固到宣抚衙门听取命令。”

  九月,阇母再来,于新安(今昌黎靖安镇)打败张觉部将王孝古的部队,二十八日,平州军出楼峰口(今河北抚宁县芦峰口)山谷迎敌,被阇母部将阿里、散笃鲁、忽卢补率三个猛安的部队击败。平州军则在西山(今地不详)包围敌将吾春所部,敌将古本率兵救援,解吾春之围,并缴获粮食五千斛,招降一部百姓。

  十月十九,张觉与阇母在兔耳山(今抚宁县西部碣石山北部主要山峰)再战,阇母大败,张觉整顿部队,再攻金军,阇母所部诸将都不敢迎战。张觉向宋朝报捷。宋朝建平州为泰宁军,赐平州属县卢龙名卢城、石城名临关、马城名安城,任命张觉为泰宁军节度使,李石、高党、张钧、张敦固为徽猷阁待制(从四品),燕京宣抚使衙门犒赏平州军民数万两(匹)白银、绢帛。宋朝任命诏书送达平州,张觉非常欣喜,远远出城迎接。

  十一月初二,金国朝廷派完颜宗望到阇母驻地处罚其败军之罪,并命宗望统率阇母所部,继续征讨张觉。宗望率军从广宁府(治今辽宁北镇市广宁镇)出发,攻下平州所属近海州县。当金军攻下营州,寄居于此的张觉的母亲和妻子被金人捕获,张觉之弟得讯,急忙赶到营州,向金人献上宋朝给张觉的任命书,以解救亲人。

  十一月二十,宗望进军至平州,张觉率军在平州城东与宗望大战,大败。当夜,张觉逃奔燕京,投归宋朝。

  张觉逃亡,宗望派使者进平州城,携带于当年八月在金太祖去世后继位的金太宗的诏书,劝谕守城将领张敦固等出降,张敦固与张忠嗣投降,并将张觉的父亲和两个儿子献给宗望,宗望当即将祖孙三人杀害于军营之中。但当使者与张敦固等回城,收缴城中兵器,城中军民杀死使者,拥立张敦固为都统,关闭城门,登城墙拒守。李瞻跳城出降,其子不能出,被城中人杀死。宗望对李瞻大加赞赏,任命其为由平州新改名的兴平府判官。

  不久,金太宗招宗望回朝,阇母主持攻城。但连攻数月,不仅未能破城,期间还有数千军民突围逃走,直至次年(1124)五月二十九日,AG下载,阇母才攻克平州,杀死都统张敦固。

  宗望返回平州前线,在彻底平定平、营二州之后,向燕京王安中索要张觉,责备他违背两国盟约,招纳金国叛臣。王安中把张觉隐藏起来,声称未见张觉。作为追索愈加急迫,王安中不得已找来一名相貌与张觉相像之人,将其斩首,把人头送予宗望,称是张觉。但宗望说:“此人不是张觉。张觉就藏匿在你的宣抚使衙门兵器库中,你若不把张觉交给我,我就带兵自己把他抓来。”王安中被逼不得已,叫出张觉,数落了张觉的过失,将张觉勒死。行刑之时,张觉大骂王安中、宋朝不义。张觉死后,王安中砍下张觉人头,装入木匣,送给金国。

  张觉据平州叛金,史称“张觉事件”。在“张觉事件”中,给金宋关系造成了及其恶劣的影响,也成为了金国攻灭宋朝(北宋)的导火索。《金史张觉传》记:“及金人伐宋,竟以纳平州之叛为执言云。”《金史郭药师传》记,“及安中不能庇张觉而杀之,函其首以与宗望,药师深尤宋人,而无自固之志矣。……凡宋事虚实,药师尽知之。宗望能以悬军深入,驻兵汴城下,约质纳币,割地全胜以归者,药师能测宋人之情,中其肯綮故也。”《宋史王安中传》则记:郭药师宣言曰:‘金人欲觉即与,若求药师,亦将与之乎?’安中惧,奏其言,因力求罢。药师自是解体,金人终以是启衅。”

点击排行